来自遥远的感动









      晚上睡觉时,老婆问:“你们俩谁跟你爸睡?”谁知他俩都争着不跟我。问他们为啥,遥遥张嘴就来:“你好睡到半夜跑!”我一愣,难道我最近忙得梦游了自己都不知道吗?远远抢着说:“都是哩,你咋光睡到半夜跑哩?老是我瞅住外头都黑咕隆咚哩你都起来跑了,你干啥去了爸?起来都木看见你。”我明白了。以前是天天早上爬起来去上早自习,现在可不上早自习了却离学校太远,还得老早爬起来。我笑着拍拍他俩。他俩几乎齐声用乞求的语调说:“爸,你白起来跑了,中不中?情睡了仫,睡到天亮妈妈做好饭喊俺们起床。”


      十一期间又恰逢九九重阳,我们几家相约爬独山。回来坐二路车,人多得很。我一手拉着遥遥一手拉着吊环站在后门口。车正走着,谁在拉我衣裳角?我一低头,是遥遥。“爸!”我忙问:“咋了,娃儿?”他还使劲儿拽着我:“你往里儿站站,一会儿你光扳!”我一看,原来我就站在最边儿起。     


       孩子们在慢慢长大,已经在慢慢地感受爱并回报爱了,只是疲于奔命的我们没有停下来去倾听

《来自遥远的感动》有1个想法

  1. 哈,该让你那两儿子说普通话了,读起来费死那个劲了。孩子这么小就知道关爱他人,那是家长教育有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