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拖二”还是“一托二”

近日某老师荣幸地被校长选中,去南京某地学习高校课堂,回来整理照片录像无数。凑近一睹为快,看到某校一种新的课堂模式云“一拖二”,大惑不解,细看一番,意思是,说老师上正课同时上两个班,每个班都有学长、学习小组、卫生小组、纪律小组自行运作,老师只是巡回指导,处理突发事件,维持课堂秩序,不用讲课。顿时大感羡慕,这样真是把老师解脱出来了,不用再一节一节一班一班去上了,一堂课搞定两个班,真是节时高效呀!过去咱可是想都不敢想啊,最多有时候一个人上两班的早晚自习或早读,就战战兢兢,怕别人到领导那里告咱偷懒。他们这真是课改先锋,正课都敢一个老师同时上俩班,还作为先进模式来推广,我敢说,这种模式老师肯定欢迎!谁不想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呀?

       羡慕欣喜之余,又对其中若干词句进行推敲,想来找出其可行性便于学习。见其中说:“只用老师课前对班里的学长进行培训指导,就可以放手让学长领着大家学习了。”我不禁想,老师是在什么时间对学长进行指导的?这一过程需要多长时间?耽误不耽误他学习其他科的时间?指导学长之前老师是不是得把教材研究透把教学思路设计好?这步过程老师又是在什么时间完成?还有,在材料中反反复复出现的“一拖二”的说法也引起我的注意。作为语文老师的职业病,我又推敲了一下用词,他为什么用这个“拖”呢?一拖二课堂一拖二课堂,听起来多像拖堂。更主要的是,他的意思不就是一个老师一节课同时上俩班吗?是不是可以形象的说成是一手托起一个班,另一手托起另一个班?像一个天平两端各有一个托盘?我们经常说,家校联手,托起明天的太阳,不也是用“托”吗?那这样的话这个“拖”字岂不是用的就有大大的问题?貌似一个老师提着一根拖把,这屋拖了拖那屋,一人拖间屋子,也是一拖二,不是吗?

     玩笑之余,当时我心有所思,信口一问:“这个‘拖’字对不对?是不是有问题?”你猜那取经归来的语文老师怎么回应?“”杂会震琐碎哩?真是语文老师哩职业病。这儿社会上那人们才不管这对不对哩,自要是能念个差不多是那个意思算了。”

     这就是我们校长选派去外地学习先进做法回来准备实践推广高效课堂的老师,而且还是一位语文老师。

    我在想,难道一采用高效课堂模式,字词写对写错也就不管了吗?难道也就因为所谓的社会上没人注意写字用字,我们当语文老师的也就可以丢掉不管不问了吗?千教万教教人认真,教语文的认真体现在哪儿?体现在哪个字咋读咋写都中上?我在想,教学方法无论再怎么改,叫人把字词写对写好读准这永远都不能变。就像猪八戒有三十六变,孙悟空、牛魔王有七十二变,二郎神传说还有七十三变,无论怎么变,猪还是猪,猴还是猴,牛就是牛,郎还是郎。如果一位老师,一味地去迎合领导,盲目地追随跟风,轰轰烈烈大搞形式课改,把学科最基本的东西都改掉了,不要了,那样受害的,只能是无辜的学生,未来的社会。受益的是做表面文章、只追求功利、没有任何原则可言的比前面人物都更变化多端的“课改先进人物”。

《“一拖二”还是“一托二”》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