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英雄谁更高效

   一部《水浒传》,浓墨重彩地描绘了两个打虎英雄的故事,一个是第二十三回武松景阳冈打虎,一个是第四十三回李逵沂岭杀四虎。从文学描写的角度看,武松打虎之精彩雷人,曲折紧张,读来荡气回肠,让人获得高度的审美快感,其被人津津乐道之程度,远非李逵杀虎所能相提并论。




然而如果用课堂教学的眼光重新审视两人,用教学术语剖析两节“课堂”,把武松李逵当成是两位教师,把两次打虎当成是两节课堂,把杀死老虎当成是教学目的,谁的“课堂”更节时高效?他们谁是我们教师应该效仿的榜样?


一, 从“教学目的”——杀死老虎看:


武松的教学目的是不明确的,甚至“上课”前根本就没有教学目的。他是不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当酒家好意告知冈上“有只吊睛白额大虫,晚了出来伤人,坏了三二十条大汉性命”时,他的反应是:笑道:“我是清河县人氏,这条景阳冈上少也走过了一二十遭。几时见说有大虫?……”完全是凭老经验走老路,缺乏一种对新教材新课改新动向新理念的敏锐感知。当酒家好心好意让他来看官司榜文时,他不耐烦地说:“你鸟子声!便真个有虎,老爷也不怕。你留我在家里歇,莫不半夜三更要谋我财,害我性命,却把鸟大虫唬吓我?”说他此时艺高人胆大,还不如说他刚愎自用,毫不虚心,不听好言相劝没有归零心态,缺乏空瓶心态,也欠缺基本的礼貌。等自行走了约四五里路,见到大树上的字,仍然坚持老经验,认为是“酒家诡诈”。所以说他压根儿就不知也不信山上有老虎,何来上山打虎为民除害之目的?直到又上冈走不到半里多路,见到庙门上贴的印信榜文,“方知端的有虎”。等相信有虎之后,他就要发步回到酒店里来,一寻思又怕人家耻笑他不是好汉,“存想了一回,”为了好汉的面子和英雄的虚名才硬着头皮大着胆子走上冈去。甚至还自言自语说:“那得甚么大虫!人自怕了,不敢上山。”更危险的是,他酒力发作,竟然“把那哨棒倚在一边,放翻身体”,要睡大觉了。到了老虎窝里,如同已站到了讲台上,仍然是心存侥幸,抱有幻想,觉得不用“备课“,甚至想小睡一会,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混一“堂课”过去。


李逵的教学目的——刚开始也是不明确的,最初目的是接老娘去梁山享福,也没有杀死老虎之心,甚至也是压根儿不知山上有老虎。在老娘失踪之后逐步明确,那就是杀虎为娘报仇。当他发现娘失踪了,“草地上一团血迹”,“一身肉发抖,趁着那血迹寻将去”。说明他在遇到老虎之前,已经心有准备,要么救回母亲,要么杀死仇敌。“只见两个小虎在那里舔一条人腿”,明白“心头火起便不抖,赤黄须早竖起来,将手中朴刀挺起来,搠那两个小虎”。他的教学目的是在上课前临时确定的。尽管仓促,但有胜于无。
  二、从教具准备——携带武器看:


武松仅仅带哨棒一根,几乎不具备多少杀伤力和科技含量。相当于只带一支粉笔一张嘴,教师累得口吐白沫,学生听得昏昏欲睡。李逵带长短朴刀腰刀各一把,武器先进,杀伤力强,犹如采用电脑白板,制作恰当课件锦上添花,辅助教学显著效果自不必说。从教具上说,一个落后,一个先进。
 
三、从教学思路——杀虎过程看


武松是猝然遭遇猛虎,顺手抄起哨棒,先躲过老虎的一扑一掀一剪,再瞅准机会,“见那大虫复翻身回来,抡起哨棒,平生力,只一棒,从半空劈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簌簌地将那树连枝带叶劈脸打将下来。定睛看时,一棒劈不着大虫。原来慌了,正打在枯树下,把那条哨棒折做两截。”明显准备不足,仓促应战,思路混乱。武松可以说是被动挨打四处躲闪上蹿下跳寻找时机发力棒打棒断拳砸,不可谓不手忙脚乱,真让人为他捏一把汗。尤其是一直赖以防身的哨棒折断之时,就像老师一直携带的教参教案或者习题答案突然不见了,却已经站到了讲台上,面对一班如饥似渴要从他这里汲取知识的学生,大脑一片空白。幸亏武松个人的业务素质实在太高太强,竟赤手空拳打死了猛虎,就像老师抛开课本教案临场发挥。如果平时不够用功,肚里没货,恐怕顶多会像《围城》里因错穿衣服弄丢讲稿的方鸿渐一样,东拉西扯一番。


     而李逵就思路清晰多了,顺着血迹追踪,见到小虎猛搠,找到洞穴蹲守,占据地势狙杀,瞄准要害下手,打扫战场清点,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尤其是在追赶母老虎时雄虎半路杀出,“那大虫望李逵势猛一扑”时,书中写,“那李逵不慌不忙,趁着那大虫的势力,手起一刀,正中那大虫颔下”。这哪里是鲁莽的李逵?分明是太极张三丰。好一个“李逵不慌不忙”,整个教学思路如行云流水,环环相扣,一气呵成


四、从教学课时——杀死老虎耗费的时间来看,书中都没有明确计时,只说武松“打得五七十拳”、“半歇儿把大虫打做一堆”;而“那李逵一时间杀了子母四虎”。但从字里行间推测,李逵只搠了四刀,一刀一个;武松“打得五七十拳”才打死一只,还不计算之前东躲西藏上蹿下跳的时间,应当是武松耗时多,李逵用时少。


五、从教学效果——杀死老虎的数量来看,武松仅仅杀死一只老虎,虽也有效但决谈不上高效,属于低效课堂;李逵却杀死两大两小四只,是连窝端,数量蔚为壮观,可谓高效课堂。


   从以上五个方面条分缕析,简单对比,武松是耗时低效课堂,李逵是节时高效课堂,原因一目了然:武松备课功夫不充分,教学目的不明确,教具采用不先进,教学思路不清晰。尽管他走下景阳冈后从一介平民成为阳谷县都头,相当于县公安局长。如同某位老师一节课上完走下讲台升职为教育局长。他个人“教而优则仕”了,大有前途了,但不能就此证明他的这节课是成功的。而李逵课堂节时高效的原因却能给我们很大启示,其实要达到节时高效很简单,还是老生常谈万变不离其宗的基本功:备课功夫要充分,教学目的要明确,教具采用要先进,教学思路要清晰。这是课改无论怎么改都改不掉的真理,是孙猴子无论怎么变都变不掉的尾巴。但是,我们进一步冷静地细致地思考一下,李逵的高效课堂具备不具备普遍意义的教学可操作性呢?答案应该是否定的。我认为,他的课堂同样没有推广价值,不能为真正提高学生素养的常态化教学即随堂课提供正能量。武松因备课不充分,目的不明确,教具不先进,思路不清晰,导致课堂耗时低效,当然不可效法。李逵因备课充分,目的明确,教具先进,思路清晰,所以节时高效。那么李逵的为什么也不可学习推广呢?因为它的代价昂贵——上了老娘的性命。他的节时高效课堂的背后,是时间精力乃至金钱人情的巨大投入,如同为了做一堂公开课,央人托己做课件甚至买课件,反反复复借班上课折腾老师学生,前前后后多少老师领导参与说课听课评课改课,甚至老师学生都是演员,连造型台词都已不止一遍彩排好,就等让听课专家验收好评。这样的所谓的高效课堂,上一节能要老师的半条命,连学生也都熟练掌握只要教室后面有人听课就要配合老师去造假的能力,这样的课,如何去推广区普及?如何去让广大的一线的普通教师在常态化的随堂课中去复制去实践?当然,如果教师本人有一种悲壮的殉道主义精神,身体倍儿棒,人倍儿精神,达到了乐此不疲的境界,那另当别论。


那么作为广大的一线的普通的草根教师,从立足现实不唱高调的角度来说,难道就真的打造不出节时高效的课堂吗?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再去精读细读《水浒传》第四十九回,“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 ”,这两个不起眼的没有英雄光环的草根人物解珍解宝杀虎模式,给我们带来更有益的启示。弟兄两个,猎户出身,有极其明确的目的: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按期杀虎,为民除害,领取赏银(当然,三日内完不成任务是要受罚的);有专业的工具:窝弓、药箭、弩子、镋叉、铁叉;有专业的防护服:豹皮裤、虎皮套体;有专业的捕虎时间:天晚至五更时分;有专业的路线:老虎出没的地方;专业的措施方案:“把窝弓下了,爬上树去,直等”。尤其是两人捕虎时的轻松悠闲,远非武松李逵所能比的。书中写打完虎后,武松累得“手脚都疏软了,动弹不得”;李逵是“也困乏了,走到泗州大圣庙里,睡到天明”。而解珍解宝捕虎过程中“伏至四更时分,不觉身体困倦,两个背厮靠着且睡”。“忽听得窝弓发响,两个跳将起来,拿了钢叉,四下里看”。看这哥俩打虎打得像钓鱼一样的优哉游哉,静等老虎自己上钩自投罗网。两人潜心研究老虎的出没规律生活习性,设置精准专业的捕虎工具,采用切实有效的措施方案,换用教学术语来说,研究教材教法教学规律,研究学生身心发展特点上实实在在的不花哨不跟风的课堂,走向职业化教书育人之路,方为草根教师一条可行之道
   综合以上所述,我们不妨这样做:平日里做解珍解宝——研究操作、探讨实践低代价的实实在在的随堂课的节时高效课堂;关键时刻做一把李逵——需要作秀时应景时表演一把流行的热热闹闹的公开课的高效课堂;时刻做好当一次武松的准备——说不定哪次突发性上课临时调课,备课不足,那得靠自己的过硬的专业技术素养来应急来随机应变渡过难关。我们要想有提根哨棒就敢上虎山的胆略和赤手空拳就能打死老虎的本领,就得平时多关注关注自己的专业领域。


 






《打虎英雄谁更高效》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