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育成长日记(二十二)

新教育成长日记(二十二)

 (2015-05-19 22:50:37)[编辑][删除]

标签: 

情感

 

健康

 

教育

 

文化

 

佛学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晴天                  

    

                                     武汉交流会见闻及碎片断想 

 

 

一、         年轻的主持人报幕时说错两次名字,说“有请山一山长”。山长微笑登台,置若罔闻,不纠正不辩解,不鞠躬不问好,直接开讲。道家真人,不着名相。答疑环节,不要面子,不给面子,不绕弯子,撕掉面具,狠抽伪装,直指人心,直心即是道场。未等欢送,飘然而去,正如飘然而来。连挥一挥衣袖都没有,更别说带走一片云彩。令人想起“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侠客行。

二、         山长讲新教育教师的职责或角色: 1、优秀教育资源、先进文化知识的中介、二传手或推送者;2、孩子学习能力的培养者、帮助者;3、学习兴趣的保护者或激发者 。    以上为清一山长讲的。刘静慧老师讲了一点,老师是至上精神的素质和荣誉的传递者,思维上的指导者。我自己的理解,可以再加上一点,孩子成长路上的陪伴者、同行者。原来的韩愈对教师的定义“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或者是教师会什么,就去教什么,这些理念恐怕都要重新洗牌。拿我为例,我擅长打乒乓球,会下围棋,会用普通话朗读经典,会用清一山长电影课的解析来分析电影,于是我就在书院教乒乓球、围棋、国学经典、电影课。我学过做环保酵素,所以又指导孩子们做环保酵素。我学过心灵魔法游戏,我就可以引领着他们做这个游戏。按照新教育教师的角色定义,我显然不只是只能开这几门课,不是只能开我学会的课。我只要搜集、筛选优秀的教育资源,然后推送给孩子们,和他们一起去学习,并且接受、鼓励他们学的比我更快、更好。比如我可以去找来国家地理百科全书,学会下载,解压,推送给孩子们的电纸书上和平板上,接下来配合耿老师,督促孩子们自读自学。我还可以带领孩子们观看欣赏南怀瑾先生推荐的韩国电视剧《商道》,通过对松商大房朴周命、大行首多宁、湾商都房洪得柱和主角商佛林尚沃、林的最可怕对手郑治寿等人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来理解经商之道、为人之道,经商做生意本不是我擅长的,但是剧中这些人物都很擅长,等于是我请来优秀企业家给他们讲课。真的是在实现山长所说的,“一个人就可办一所大学”,“学堂尽管只有十几个老师,但是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开几百门甚至上千门课程”。这就是这个互联网时代赋予我们的资源和便利,这就是老子所讲的“执今之道,以驭今之有”。

三、         刘老师答疑环节,讲到高度近视从心上寻找的内因,竟然是家庭中有不想看到的一些东西,比如父母的关系等。我终于明白了,我自己小学三四年级突然就高度近视的原因,还有我两个儿子两三岁弱视的原因。从我有记忆开始直到现在,天天都是在我父母的大吵大闹破口大骂动手打架中度过的。五一期间回家,我带着黄路遥刚到家一分钟,1952年出生的我妈,和1948年出生的我爹,就开始使出全身气力对骂对方老妈和八辈。起因仅仅是我爹把洗衣服的水倒进院子里种的菜上。我和黄路遥面面相觑,低头不语。当时太太和黄河远还没到家。我就在想,要不要放下东西立即走人?还是劝他们说:你们要是不想让我回来了马上就走。要知道,我和俩儿子两个多月都没回到家了。可是,我终于忍了下来。他俩也终于平息了。太太带着黄河远也回来了,我的爹妈就又跟没有刚才那回事一样该说啥说啥该干吗干吗了。至于我小时候家中会吵骂成什么样子,我就不再去揭开那些痛苦回忆了。我爹妈俩人关系是这样,我爹兄弟四人,互相也竟然不亲密,我几乎从来没有看到,他们两个或四个聚在一起吃个饭聊个天商量个事什么的镜头,甚至包括我爷爷奶奶去世时,因为我的小叔之前几年压根儿就音信全无。我甚至还亲身经历我刚去南阳一师第一星期回来,我爹和我小叔站在各自平房上对吵对骂,引来无数邻居聚集的怪异镜头。我的妈妈和我的两个婶婶之间关系也不好,也和其中一个婶婶对吵过架。我爹妈还跟周边的邻居吵过架打过架,我爹还和我奶的哥哥还是弟弟我现在记不太清反正应该是我叫舅爷的打过架,还和我们村上一个跟我妈是亲戚的一家打过架。那高清镜头现在还在我眼前一点都不卡地能回放出来,尽管那时我好像还不到十岁。这就是我的原生家庭,我潜意识中选择不想看见的一些家庭内外的难堪的关系。所以后来我们姐弟三个,都纷纷选择逃离。姐姐选择离家出走,远嫁湖北秭归;弟弟选择出国捕鱼;我呢,则选择努力学习,考学,工作后也尽己所能远离老家。

      我的两个儿子不想看见什么呢?那个暑假的诡异事情我至今内心抱愧。我那天带着黄河远回到我老家,办妥了一件事,晚上给太太打电话汇报这件事(她之前带着黄路遥回她老家住了一段时间了,本来打算等开学前一两天再回去)。她一听很兴奋,说:明天我就带遥遥回南阳。我虽有点突然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约定出发时间和会合地点。第二天早上,黄河远一起床就问我要电话,说想给妈妈哥哥打电话。我说一会儿就见面了还打什么电话,那个时候大概是7点钟多一点儿(我现在回想起这个时间我就很后悔,总是想,也许打这个电话就没有后来的事情了)。后来吃完早饭我按时出发,在约定地方与太太、黄路遥一家重聚。小哥俩儿将近一个月没见了,见了又抱又亲,一起拉着手在桥边看河水。太太手机响了,是岳父打来的。接通没说几句话,泪如雨下,声音发颤。我连忙询问,她已泣不成声。好不容易说清,原来岳母骑电动车送她俩到公路边坐上车,回去的路上遇到了车祸。后来,我们就连忙把两个儿子分别托付亲戚,赶回她老家,现场惨不忍睹。其他事情略去不说。只是觉得一件事蹊跷。太太事后回忆,当时岳母送她俩走时,黄路遥死活不让外婆坐电动车,怎么劝说都不听,太太生气还打了他,他依然坚持。后来没办法,岳父骑着自行车带上岳母,我太太骑上电动车带着黄路遥,到路边她俩坐上班车,我岳父骑着电动车先回家,我岳母骑着自行车回去,在一个丁字路口拐弯时,悲剧就发生了。多一分钟少一分钟都能躲过去那辆拉沙的无照卡车。再后来半年后,俩儿子眼睛看起来都不太对劲儿,一去眼科检查,都是弱视,黄路遥的最严重,只有0.1。治疗过程一笔带过。黄河远恢复正常,黄路遥到0.6就徘徊不前了。至今如此。听刘老师这么一讲,我有点不寒而栗,黄路遥那时到底看见了什么?后来他又在选择无视什么?黄河远那天早上又看见了什么?为什么一醒来就急急地要打电话过去?让我想起南帆的一篇文章《蚂蚁》其中一段话:我并没有感到自己比蚂蚁优越。也许,另一个高度上面,同样有一副眼光正在注视着我,主宰我的命运——一切如同我之于蚂蚁一样。

四、         清一山长在刘老师答疑结束后讲到:你们可以问刘老师一个尖锐的问题,如果清一出轨了爱上别的女人了,你会怎么办?你们觉得她会怎么回答?我虽然没有问过她这个问题,但我可以肯定,她一定会这样回答:我衷心祝愿他幸福,让他去找他的真爱吧。同样的问题如果来问我,我也会这样回答的。因为如果我真正地爱一个人,那就是给他(她)幸福。而她在我这里没有找到幸福,别人能够让她更幸福。我应该放手让她去获得幸福。如果我不爱她了,那正好可以让别人把她捡走。这也是尊重。想起当年刚刚结婚后,太太就问我:如果谈恋爱时我说咱俩不行分手吧,你会怎么做?我说:既然是你提出分手的,你不愿意跟我继续了,那我除了同意和祝福之外,还能怎么着呢?心里会难受一阵子就算了。太太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她接着问:那你就不会再来找我求我想办法打动我?我记得我好像是这样回答的:是你提出分手的说明你不愿意了,我去死皮赖脸的求你有啥意义呢?我那时候读过一个国外的故事,丈夫手握猎枪,坐在桌前,平静简短谈话之后,把紧张但坚决的老婆领到上门来摊牌的第三者面前,亲手交给他,并祝他们幸福。还读到,梁思成野外考察回来,遇到林徽因说“同时爱上两个男人,不知道怎么选择”的问题后,梁先生痛苦思考一个晚上,第二天告诉林才女: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金岳霖,我祝你们幸福。看来无论大人物还是小人物,真的都应了托尔斯泰的那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

五、         刘老师答疑时鞠躬作揖,礼节周到,温婉柔和,慈悲悯人。张山长一眼识破,一叶知秋,一语道破,一针见血,当头棒喝,尖锐刺人,滴水藏海,洞悉人心。用我们南阳有句不好听的方言说法,尾巴一撅就知道你要屙啥屎。田老师说他们那里的方言更厉害,是屁股一抬,就知道你要屙啥屎。

六、         清一山长在分析黄色思维、蓝色思维区别时举例子说,同样是撞车事故后打电话叫朋友过来,黄色思维请朋友来帮忙帮腔甚至帮架,蓝色思维则是请朋友来做裁判做仲裁。前者没有原则,只管站队。后者强调原则,只问是非。我反思自己遇到的两次撞车事故。第一次我骑着电动车与一辆轿的追尾,我当即承认是我的责任,对方说需要大概一二百元才能修好。我一摸口袋只有二十多元钱,就打电话让一个离得最近的教师朋友送点钱过来。后来又一想,有一个朋友是开轿的的,是不是更熟悉怎么处理此类事件,喊过来说不定还跟这个司机认识呢,那么处理起来是不是不用赔那么多钱,甚至哈哈一笑就算了。存着这样的侥幸心理、少吃亏心理,就又打了个电话,这朋友正好也没多远,答应马上过来,还在电话里告诫我:新交通法规讲究以人为本,遇见这种事你就说报警吧,交警一来不问是非,先把车扣了再说。你说谁更急?谁损失更大?你一分钱不给他就没事。我惊讶不已,但也如遇救星。第一个朋友先来了,装模作样问问对方情况,然后说:我也忘带钱了,要不就他的身上带的二三十元钱算了吧。对方有点不高兴了,坚决不同意。但我这教师朋友就东扯葫芦西扯瓢在那里跟他泡蘑菇。我也只好在一边干看。等我那轿的司机朋友来了,简单一问,直截了当地说:兄弟,你就认个倒霉,三十元钱算了。对方说不行,最起码也得一百多。第二朋友就说:不行那你报警吧。对方很无奈,说那好那好,三十就三十吧。接过来开车走了。临走丢下一句话给我:看你这人挺老实的,没想到你也会玩这一手。等他走后,我那轿的司机朋友又给我俩普及一下新交通法规的实际操作常识,还说我:你们这当老师的,真是太老实了。这事根本一分钱都不用出的,你今儿个还多出了三十块冤枉钱。太老实了你!说的我心里也直觉得自己那天亏大了。全然忘了是我确实撞到人家车上的,人家的车确实刮擦得比较严重。我那轿的司机朋友接着说:甚至你还可以赚钱。我们两个教师瞪大眼睛听。他说:你一撞上,你就什么话都不说,就蹲在那里捂着肚子光哎呦哎呦。你信不信他还得先给你钱?他还敢提他的车撞得咋样?我们两个教师总算大开眼界。不过我心里也在犯嘀咕:要是我今天撞的车是我那轿的司机朋友的车,他会怎么做?但也有了个想法:以后再撞人家车了,我也知道怎么一分钱不花处理了。今天的三十元权当交学费了。黄色思维就这样培养起来了。

       第二次事故是这样发生的。一个闷热的仲夏夜,我们一家四口去白河游泳。回来的路上,在超车的时候,我电动车把上挂的游泳圈飘飞起来,挂着了右边骑赛车的一名驴友的车子把,导致她摔倒在地。我那时候完全可以骑着电动车全速逃离现场,但我那时已经带着孩子在南阳白河书院学习传统文化一年多了,何况我的电动车后边还坐着黄路遥呢。所以我立即停下车子,主动去搀扶慰问道歉,拨打120,一起去医院检查。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我太太付了所有费用,主动掏500元作为慰问金送给伤者,分别时还互留了电话号码。事后对方没有打过来,我也没有打过去主动慰问。这次事件的处理,我俩在孩子面前完全呈现的是承担责任的形象,应该说给孩子树立了正面榜样。

七、         来参加交流会之前,我曾提交了一个问题,就是我太太原来跟我一起积极学习传统文化、新教育、拉筋拍打等,可现在却坚持不下去,又重新回到了玩游戏、看垃圾电视剧的消费型生活轨道上了,怎么办?在刘老师回答另一位学长类似问题的解答中,我也恍然大悟,冷静思考,找到了以下原因:1、人心都是向下的。所以人成长的过程,其实一直是灵魂至上情结与人心向下之间的反复较量。2、我在劝说她继续学习的过程中,语气、神态尤其是心态上没有摆正,一定是有意无意地流露出把她当成学生的倾向,让她没有感觉到尊重。3、现在我和孩子在信阳,而她一人在家,独学无友。她需要的是我的慰藉,而不是我的要求。4、她的亲朋好友都在扯后腿,谁见了都反对我们走新教育这条路,除非他们不知道。而他的亲朋好友基本上社会化成功优势明显,占据着一定的权力、财富的制高点。对她来说压力很大。而她没有来扯我和儿子的后腿,已经是尽了很大努力了。我们的家庭在新教育路上比起来,已经是先行者的行列了,多少家庭因为家人意见不一夫妻反目而只能对新教育望洋兴叹,我还不该知足吗?“知足之足,恒足矣。”“祸莫大于不知足”。5、假期我和儿子回到家里熟悉的环境,有时候不由得松懈了下来,现出原形,比如懒惰、忘东忘西,孩子仍然打闹,遇见事情互踢皮球等。没有让太太看到“完全变了个人”的期望中理想的成长效果。她觉得,你们学了那么多,好像跟没学差不多,我干吗要去学呢?何况学习还很费劲儿,好的电影看起来很多地方看不懂,还没有烂电影看着省劲儿。6、潜意识中,我可能不自觉地会拿山长刘老师夫妇跟我俩比较,以他们的标准来要求我们,尤其督促太太。这对她是很不公平的。先问问自己,我有山长那么大的气场和正能量吗?没有的话,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哪怕是自己的伴侣?所以,我只能是努力成长,成长为最好的自己。对孩子和妻子,只能是改变那些能够改变的,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与神对话》也说了,每一个灵魂都没有干涉其他灵魂的权力。

八、         刘老师回答了一位学友如何走出父母关系的问题,让我我一直以来的纠结烟消云散。刘老师开示说:父母有父母的生活,我们只是孩子,我们不能承接太多。我的父母吵骂了一辈子,我劝解了一时也劝解不了一世。何况我自身正能量不足,劝解缺乏智慧,泥菩萨过河,不能度己,何以度人?以前也以李旭涛《与父母和解》的录音做过多次冥想,他说,当一个孩子去站到父母中间时已经僭越了。我应该退后一步,回到正确的序位。那时候不太明白,现在豁然贯通。是啊,选择这样有缺陷的父母是我的自愿,选择这样的父母,就是要和他们一起学习和提升。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最适合做我的父母的父母。我能借助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并由他们抚养长大,我就应该感谢他们了。我凭什么去对他们指手画脚?我需要做的,就是不能在我的家庭中承接他们的缺陷,甚至传承下去。我要做的是,从我这里,开始慢慢形成新的家风,通过几代的努力,逐步打造出一个书香门第。

九、         有位堂主上台分享时说,选择新教育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这两个多月来,我确实过上了新生活。晚睡早起,读经练功,排队吃饭,饭前感恩。睡集体宿舍,除了带学生出去徒步、社会活动,自己足不出户。呼吸全国十大宜居城市之一的新鲜空气,喝优良水质的水烧的开水(茶瓶里开水倒到最后一滴都没有老家学校同事戏称的钙中钙—水垢)。更主要的是,没有同事在我没事就捧本书读书时说我圣人蛋了。

十、         张校长最后说,以后我就不出来跟你们玩了。因为人性都是向下的,我再跟你们玩下去,我的思维层次也会越来越低了。所以我要玩小圈子,选价值伙伴,提升自己。也许有人听了很刺耳,不舒服,觉得山长高傲,目空一切。不管别人懂不懂,我觉得我是懂了。提问答疑环节,多少人的问题都是在白白耗费大家的时间,多少问题的答案都在博客里明明白白写着,或者演讲中刚刚分析过,或者刚刚有其他学员问过。甚至还有完全听不懂山长在说什么的,喋喋不休地学祥林嫂“我真傻”。拿我来说,我打乒乓球巅峰状态的时候,就是在南阳会友俱乐部里面。我才去打球时,几乎所有人都打得我落花流水满地找牙,小的十几岁,老的七十多岁,个个身藏绝技,出手如电。我泡在里面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打了不到两个月,能打过我的不到五个高手了。而且他们想赢我,还得提着神。我水平最差的时候,就是在自己单位里面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傲慢心也起来了,要求也松懈了,反应也慢了,很多技术还没用出来就赢了,所以也就荒废掉了。所以人要想进步神速,必须找高人,找高手,让人家狠狠修理自己,主动找虐,方能蜕变。总在别人那里找到成就感,恐怕离死不远。

十一、  山长在讲到一些问题时,我注意了和寂静法师同样话题的讲解进行了比较。比如针对国人用脚投票出国留学甚至移民这一热点,两人都持反对态度,但具体论述完全不同。寂静法师站在道德高度,民族气节,大义凛然,义正词严,痛斥审判,而且用“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来做比喻论证(我认为,首先这两句被人滥用的话并非普遍事实,其次狗与家、儿与母的关系,跟公民与国家的关系并不等同),主要倾向于道德舆论的声讨。张山长则从事实出发,分类阐释,数据精准,逻辑严密,思路清晰,正反对比,多向取证,横向比较,纵向剖析,过去教训,当今形势,未来预测,大而言之从国家民族尊严和富强,小而言之从个人家庭幸福和前途,充分展示了思维的强大。

 (原文地址,新浪博客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