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室趣谈

                                                       一、任大和党­

    数学老师任某,同室办公,共事多年,昵称任哥,谑呼任大。因勤恳教学,业绩突出,提为段长,专抓初三。事无大小,悉以请之。历史老师某某党,性行淑均,随和近人,众直呼“党”,欣然应允。一日有事,党欲外出,必须请假,去找任大,陈述事由,顺利获批。室人感慨:党有事请假还得必须让人大批准呀。­


                                                         二、毛和春儿­


    语文老师毛某,朋友简称毛。数学老师某某春,友直呼春儿。一日办公室内人声鼎沸,毛在这头连呼几声:“春儿!春儿—”春竟不闻。旁边一人悠悠地说:“大家静一下。听,毛叫春儿哩!”­


                                                          三、­黑姐和“初一”


     数学老师杜某,长,黑,瘦,刀子嘴,豆腐心,人唤黑姐。一日上午,贸贸然入室,滴溜溜乱转,人问:找啥哩?答曰:报纸。又一人说:早没影儿了,拿来都两堂了!黑姐一脸遗憾:咦!那会儿刚拿来,我撒一眼,看见有个新闻标题是“张静初一夜成名”。急住上课哩没往下细瞅,我咋苦想不通哩?你说那个张静她为啥非得初一夜成名,初二初三都晚了?­


                                                         四、老裴和“十佳”


    物理老师裴某,年逾不惑,心宽性坦,多喜与乐,皆呼老裴。兢兢业业,任职组长。


    单位新举措,月月评“十佳”。条件人人够,过程不公开。一旦被评上,照相发一百。头一个月,办公室内,无一人获选,大家波澜不惊,我行我素。第二个月,消息自小道传来:老裴入选。当天下午。“嗨。咱办公室终于有一个人评上十佳了。”“谁呀?”“老裴,刚才说喊住叫去照相哩。”“咋会是他哩?俺这英语组早起老早来,晌午不睡觉,没一人被评上,咋回事?情是对俺们有意见。”“可不是?上次我去请假,主任说只要请假就取消十佳资格,吓哩我赶紧不请了,也没评上。”“哎,老裴来了。刚才教务上打电话来喊你去照相哩。”“照啥相?”“十佳,你咋不知道?装多像?”“真不知道呀。谁说哩?”“咋?难道是江湖传言?”“哈哈。哥不是十佳,哥只是个传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哎,老裴,你手机响了,这回是真的。”“喂——是哩,这一会儿下去,嗯,好好,好。”“咋样老裴,是喊你去照相哩吧。”“嘿嘿。是哩。”“我头一个给你报的信儿,你可得给我分点奖金,哈哈。”“想不到传说成真哩还?”“你从传说走来,十佳是你的奖牌——”


     第二天。“嘿,看你改作业改多勤,咋没给你凭上十佳哩?”“那是因为我正好是第十一名,要是评十一佳肯定有我。哈哈。”“哈哈。”“哎,王老师,你捂住嘴干啥?”“你说这奇不奇怪?昨天还好好哩,也没吃啥上火东西,今早起来牙疼。”“这几天天干。吃点——”“谁那儿有镜子?来来,叫使一下,这咋睡一觉起来左眼光疼里哩,叫我瞅瞅左眼跟右眼有啥不一样。”“左眼跳财。”“不是跳,是疼。”“是不是长角眼的吧?哎,也不像。”“是害红眼吧,也不红——”“哎呀,你看你们俩,老裴不就是得个十佳,看你们俩,牙疼哩牙疼,眼疼哩眼疼。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天。“你那牙疼好没有?”“没有。吃几服药了,还滴着眼药水——”“哈哈,叫老裴给那一百块拿出来,请你一顿都好了。”“对对,叫我这眼疼哩去陪客,别人就别喊了,他们瞅你评个十佳都没反应,说明对你不关注。”“哈哈——”


     第四天。“今个轮谁值日了?”“我 ——我,刚来,这一会就扫。”“哎,老裴,你这评个十佳,也不比别人多干点儿活,你往后给咱办公室值日包了吧。”“对呀,多拿钱就得多干活。我没评上十佳,我要评上我都干,连茶也天天帮大家拎——”“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十佳没有咱。唉,再等一年”“哈哈——”


    第五天。“哎老裴,我咋发现,你们十佳里头,就你一个是男哩,别哩都是女的,是咋回事?”“可不是?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哩,谁知道他们是咋评哩?”“老裴老裴,你是男陪,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相中你这个姓了。哈哈——”“就是,他们评哩时候到底是啥标准,还不胜见月抓一回蛋儿哩,抓不住自认倒霉,无话可说。”“是哩,是哩———”


      “  哈哈哈————”


                                       五、老卢和光肚儿


       数学老师卢某某,精计算,擅狼毫,工丹青,讷言语,拙往来,也打球,偶喝酒。一天夜里,在我那曾经的山墙开门的教师宿舍里,几个男老师打完球对钱喝酒。六个人喝了三瓶光肚玉液——那几年有一种简装的卧龙玉液,四五块钱一瓶,很适合当年我们这些一个月工资二三百,“元月工资五月发,还是听说罢课才早发”的穷老师。这时老卢站起要走,有人说:“老卢,你是不是去拿酒?”另一人说:“你白买那十几块带盒哩哩————”又一人说:“还木喝过老卢哩酒哩————”老卢脸红脖子粗哩站了一会:”嘿嘿,那我————去拿一瓶。”推门出去了。以下均为老卢拎回酒后原话复述:


      我出去到街上,黑咕隆咚哩,都关门了。自有一家,大铁门都锁住了,从小门里往外透出灯光。我过去敲敲门,一个女哩披住衣裳隔住小门问:“要啥哩?”我问她:“光肚儿——有木有?”那女哩吓一跳,感紧张手拽紧衣裳:“啥光肚儿,我还穿住秋裤哩——”


  “哈哈哈哈哈”, 又听见扑通一声凳子倒地,有个老师笑得坐地上了。


                                  六、普哥和手机


            物理老师某某普,曾用名杨某某,金德全等。真实姓名据说姓徐(也可能是许)。长相彪悍,一身横肉。自称每天至少得吃五顿饭,每天早上必喝牛肉汤一碗,羊肉汤一碗,被人戏称为“一身牛羊混合肉”。无论见谁,满脸堆笑。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人唤普哥。特会管理差乱班级,成绩也能考到第一。经典镜头很多,比如上半节课了他还没去,下课铃刚响就有人见他骑着摩托在街上溜达。最常见的镜头就是抱着手机打个不停,无论上下课。后来才知道,在外边生意很多,卖二手车,卖二手手机,介绍工作等。有一次正在办公室教研,手机响了,瞅瞅没接,有老师说;“接吧,你这手机一响,黄金万两。”大家哈哈大笑。另一个老师说:“手机一传,喔——”没了下文。又一知道他曾用名金德全的老师接道:“黄金得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