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上钟表嘀嘀嗒

       上师范时,有位女教师,岁数不太大,估计就是我现在的年龄,教我们语基课程——大概全名是“语文基础知识”。忘了她姓甚名谁,实在不好意思。只记得她两件事。


      一次不知道正在讲什么,浑浑噩噩朦朦胧胧(那是“要想玩,上师范;要玩瘫,上师专”的标准听课状态)中,她指着教室后面墙上新安的钟表说:“咱们今天来学写打油诗吧,我说第一句,大家往下接。我的第一句是‘墙上钟表嘀嘀嗒’”。说完板书到黑板上。教室里传来悉悉索索刷刷刷刷的声音。一时之间,我变得莫名的紧张,只怕挑到我,又怕不挑我。我当时在班里传说中多少也算有点小文才的人。我在本上开始乱画,手心直冒汗。一句还没接上来,老师喊道:“相某某!”不少人吁了一口气,有人则等着看洋相。“班中静静苦奋发。”个小却精悍、脾气很暴躁的老相(实际上姓段,顶别人的学籍)竟然脱口而出,尽管多少带点生硬的语气,可是却惊住了全班。老师高兴地抄在黑板上,请他坐下,让大家给他鼓掌。接着说:“第三句诗就得调一下,转一下,整首诗意好不好,开阔不开阔,就看第三句。”我惊叹之余,自愧不如,更加紧张。“杨某某!”老师喊道。外号杨大胖自称杨大炮的杨某某站起来:“有朝一日出校门。”瓮声瓮气,全然没有他扯堂搁最后一排吹口琴的婉约。大家轰的一声笑了。老师赞道:“好!转得好,转到以后,转到校门外了。”抄完又喊;“孙某某。”个子瘦瘦高高的孙某某(实际上姓张,理由同上)站起来,装腔作势地拿着腔念道:“  教书育人干四化。”同学们都是一愣,继而鼓掌。老师说的什么被淹没了,没听清。反正我是对这几个人佩服得差点五体投地。


       另外一次,她在黑板上抄了几个词语,让连词成句,并加上合适的标点符号。难度本来不大,大家纷纷答出来最常见的说法,“只生一个孩子好”,“只生一个好孩子”,“只好生一个孩子”。满以为就这了,老师却意犹未尽,挑到了我,我只好很勉强地说:“只一个孩子好生。”大家哈哈大笑,她也明显没想到,似乎有点尴尬,笑了一下说:“也能说通。”下课后,连那些课堂上昏睡千年的同学都只记住了我这个答案。实际上一坐位上,我脑海中立马想起另外一个答案:只生一个孩子?好,生!


      后记:在墙上钟表嘀嘀嗒的催促声中,一晃十五年过去了。那三个同学毕业后走向和现状如下:老相通过关系进了市里边小学,做过白酒代理不成,与人合伙买个塔吊租给工地,又在老家办了个幼儿园遥控指挥;杨大胖凭借老爸开的小玻璃厂,很早就开上了小车,自己也帮着招呼,似乎跟谁都不联系;孙某某办过小学生托教,包过学校食堂,买块地自盖小产权房往外卖,做过安利,现在又找关系进一个号称国家级职专但几乎没什么学生的学校,一星期只用去上两次班,其余时间不知在跑什么。总之,没有一个在安心教学的。


         

来自遥远的感动









      晚上睡觉时,老婆问:“你们俩谁跟你爸睡?”谁知他俩都争着不跟我。问他们为啥,遥遥张嘴就来:“你好睡到半夜跑!”我一愣,难道我最近忙得梦游了自己都不知道吗?远远抢着说:“都是哩,你咋光睡到半夜跑哩?老是我瞅住外头都黑咕隆咚哩你都起来跑了,你干啥去了爸?起来都木看见你。”我明白了。以前是天天早上爬起来去上早自习,现在可不上早自习了却离学校太远,还得老早爬起来。我笑着拍拍他俩。他俩几乎齐声用乞求的语调说:“爸,你白起来跑了,中不中?情睡了仫,睡到天亮妈妈做好饭喊俺们起床。”


      十一期间又恰逢九九重阳,我们几家相约爬独山。回来坐二路车,人多得很。我一手拉着遥遥一手拉着吊环站在后门口。车正走着,谁在拉我衣裳角?我一低头,是遥遥。“爸!”我忙问:“咋了,娃儿?”他还使劲儿拽着我:“你往里儿站站,一会儿你光扳!”我一看,原来我就站在最边儿起。     


       孩子们在慢慢长大,已经在慢慢地感受爱并回报爱了,只是疲于奔命的我们没有停下来去倾听

河远口头新作


口述:黄河远  


记录:老爸  


时间:今天晚饭时  


                                                                    (一)                                                           


我最喜欢赵双老师了!她长哩也漂亮也美,头上跟一朵花一样,像个公主,还像新娘。我想抱住她!


                                                                    (二)


你们看我肚子吃多大!能生个小宝贝,到医院里,叫医生给我变个魔术,小宝宝都变出来了!我黑了搂住他睡。(这是他前一阵子吃饭时经常爱说的。)

最喜小儿无赖

     小儿河远,顽优偶学。两岁时,一老师指着我逗他说:“你别问他喊爸,你问他喊黄……!”小家伙扯着嗓门反诘:“那是俺爸哩你都叫喊黄……你是个油〔楼〕!”三岁时,一次我姐领着女儿嘉嘉来玩。嘉嘉喊了声“舅妈”,小家伙马上也跟着问自己妈妈大声喊“舅妈”,大家都笑他。他得意地笑着,又问我喊“舅爸”,扭头对他姑姑叫“舅姑”。然后哈哈大笑。

      相形之下,大儿路遥稳重多了。四岁之时,有天晚上,喊了弟弟一声“黄河远”,再问他妈妈喊“黄河妈”,问我喊“黄河爸”。


      三十早上醒来,在被窝里给遥远第二次讲武松打虎的故事,这次竟出乎意料地讲完了。晚上吃完饺子我照例去刷碗,发现只有三个碗,我问最喜欢跟着看干活的遥遥:“咋只有三个碗呢?你回去找找。”他噔噔噔跑回去,沓沓沓又跑回来,喊着:“爸,对呀,三碗不过冈,就是三个呀!”


     初一下午逛盛德美量贩,给遥遥买他哭着喊着要的大枪玩具。结果见了一台线控挖掘机他别的说什么也不要了,就要挖掘机。而远远相中一挺电动机枪。我们只给遥遥付了钱,远远当时就变脸。我马上把他拉一边告诉他:“这里边的东西太贵,爸爸妈妈一会儿回去到家门前十字路口的小店去给你买大枪,好不好?”他懂事地点点头。我又补充:“以前你妈妈领你去那儿买过一把手枪,是不是?”那是他一两岁时的事了,可是每次从那儿过他都指着那儿说:“夜儿黑了俺妈领住我搁这儿买枪了。”等我骑电车带着他走在路上时,路灯昏黄,树影婆娑,光秃秃的树干交互错杂。一路上不吭声的他突然指着右边的法桐树说:“是不是我那枪长树上了了?够不下来?不给我买?你没长手?不会给它够下来?”­

乱象杂谈









  1、在有些人嘴里心里,所谓吃亏,就是没占便宜;所谓被欺负,就是欺负别人未遂。­


2、一个初三教师听说,自己一个学生在中招考试时突流鼻血,导致该科考试有可能作废。这个老师破口大骂了半晌,骂这个学生早不流晚不流干吗在自己教这一科考试时流鼻血,这次升学任务受损自己这科评比更受损。应试教育体制下,学生在教师心目中,只是一台帮自己挣奖金挣名声的应试机器。而这位老师还是我们学校的优秀教师!这样体制下的优秀教师别说师德(对他来说太高级),最基本的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同情心都没有!有这样的教师、学校和体制,再乖再善良再优异的三好学生,有一天突然就变成卢刚了,变成马家爵了,变成药家鑫了,我们所有人都不应该惊讶。­


3、教书育人愈演愈烈地演变成了教书“愚”人,越是“优秀教师”尤其是“优秀班主任”就越是愚人奴化程度高。­


4、在某一权力集团的心中,宁可没有一所世界级名校,宁可培养不出一个大师级人才,也不能让该集团退出政治舞台。因为名校也好,大师也罢,都是思想自由人格独立,也就是不要该集团领导,这还得了?­


5、办事单位的工作一说这事得按什么规定办,来办事的人就会有很多想法:有怀疑规定合理合法的,有联想列举某某就就没按规定办事的,有认为工作人员故意刁难的,有认为是不是欺负自己的,还有的头脑灵活立马想到找熟人托关系花钱造假过关的,更有甚者连几条门路几种价位都打探清楚比较选择的……可就是极其罕见简简单单就按人家规定照办的。大家都觉得按规定做太窝囊,不按规定做才牛气。游离在规则之外不受任何规则约束似乎是所有人的向往,可为何在国人身上表现得这么习惯成自然?­


6在片面思维偏激思维两极思维集体无意识思维成为习惯思维的人的概念里,全面客观地理性思维就是片面偏激。­


7、从扯蛋到扯淡,从我尻到我靠,从牛B到牛逼,现代汉语真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呀,吸收改造了多少污言秽语,不会是易中天先生说的“舍得一身剐,大俗变大雅”吧?­


8、喜欢告状擅长告状的高手们,都是在领导面前告人不告事。­


9、正在办公,一片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交响曲响起,大家都忙不迭地掏手机看,是一条学校发来的校信通短信:“今天下午第四节课外活动期间,某某班某某同学和某某同学在操场嬉戏打闹,特此通报批评。”只见大家看了之后就若无其事继续刚才的活了,我就纳了闷:这俩学生错哪了?课外活动时间不就是让嬉戏打闹的吗?时间上没错。那地点不对吗?在操场,操场不就是让嬉戏打闹的地方吗?他们到底错在哪儿?他们要是没错,那就是学校错了,可学校错在哪儿?不该严格控制学生的活动自由狠抓安全工作吗?这也是有效保护学生安全杜绝校园伤害事故发生的最佳途径。既然大家都没错,那么这些正值身心发育黄金期的鲜活年轻的蓬勃生命,就只能委曲求全地老老实实呆在自己座位上了。­


10、经是好经,都叫歪嘴和尚念歪了。请问哪来恁多歪嘴和尚?都是天生歪嘴吗?不是天生的,后天咋会嘴歪了?看来应该是和尚是好和尚,都叫歪经念成歪嘴和尚了。­


11、一言堂的人事管理体制下,一旦某人当了领导,他眼中看到的就认为是真相,他嘴中说出的就认为是真理。他要是说跟你交流一下,那指定是“下流”,只会从他这上级这儿滔滔不绝往你这下级这儿流。你来者不拒频频点头不停称是那你就叫态度诚恳虚心接受,你如果稍加解释略有见解提出异议那就叫很不谦虚骄傲自满甚至是顶撞上级。­


12、美国式民主一向被有些人别有用心地大肆渲染为假民主。即使是假民主,也没有人敢公开否认那不是一种民主。而有些国家的所谓民主选举连假民主的边儿都沾不上,充其量只是自慰。一般人自慰捂着盖着还怕别人发现,这些家伙自慰还厚颜无耻地非拉一些个看客代表来看热闹不行。­


13上级看下级,就如大人看小孩,光喜欢听话的,会说话的,但会哭会闹的虽然讨厌也总会有糖果吃。那些不太听话、不会说话又不会哭闹的往往就什么好处也得不到,挨嚷倒是家常便饭。­


14、一个家长给中学教务主任打电话,强烈指责该学校瞎折腾不干正事。该主任慌忙询问问题出在哪儿,家长说:“看看你们学校门前的仲景路,坑坑洼洼都过不去车。见回去接送学生,都得坐公交车走住去,插两脚泥。你说说,你们都不会赶紧给它修修?”主任哭笑不得地说好好好。家长实在是太尊师重教了,太抬举学校了,以为这条路是学校负责修的呀!中国真的缺很多学校,如家长学校,至少得让家长们明白,自己、子女、学校、政府和社会等各自的职责权限。15、河南周口又发生地震!有一优秀教师(所教学生考试成绩优秀)听说后第一反应是:“咱南阳咋不地震哩?”我惊问为啥,他说:“你看人家汶川、映秀,地震后政府给人家盖新房,还开发成旅游区,那人们都美死了!”难怪貌似余秋雨说过一句话,再多的知识积累也堆积不出一个向善的人文素养。­


16、机遇常常垂青有准备的人,陷阱常常垂青渴望机遇的人。­


17、不少人总赞叹艳羡温家宝总理的名字起得如何如何好,难怪人家能当上总理。如果他不做总理,而是跟你我一样,甚至在一个单位,恐怕拿他名字取笑戏谑的人跟现在赞叹艳羡的人一样多。不是他名字起的好才当上总理,而是他当上了总理,所以他名字才起的好。这跟朱重八和朱元璋的关系是一样的。­


18、树活人不活,人活树不活。有没有一种有效且长效机制,能让种树者、卖树者、环卫处领导、环卫工人都有阳光收入,又不让纳税人当冤大头?­


19、一学生美滋滋地对老师说:“老师,你的心胸真宽广呀。”老师诧异莫名,自己之前从未获得过如此评价,就微笑着问:“我宽广到哪了?”“上课时你把我嚷恁狠,可下课了你还喊我帮你端茶杯。”这到底是谁宽广?­


20 、政治老师站在讲台上慷慨激昂义正词严地大讲特讲勤俭美德节约能源低碳生活,上午的阳光透过窗户在黑板上方的墙上洒下一片金黄,前后六个电棒灯火通明;走廊里学生哇哇读着“节约资源,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从现在做起”,不到五步远的洗手间三个水龙头哗哗地喷涌如瀑。这就是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教师,我们的学生。而他们都是优秀教师、优秀学生,因为他们考试成绩好。­


21、我在等幼儿园送学生的车,一个女的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哎呀今年这检察院可不好进呀,总共才招五个,光内部都招四个,外来的没太粗的根儿花多少钱你也进不来……”想象力再贫乏也能设想得出,这些人执法能体现多少社会的公平正义性,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自己就是社会不公的既得利益者嘛。而且更严重的是,有钱又有根就能通过招聘考试堂而皇之大摇大摆地走进公检法等要害部门,充分说明特权和金钱已不再是私下通奸,而是已公开结婚。­


22、常见家长骑着电车摩托车自行车闯红灯,后面坐的小点的学生兴高采烈,大点的学生一脸漠然淡定。送学生上学,自己也要急着上班,这都可以理解,可是家长朋友,你是否深层次的考虑过这样的严重后果?幼儿园都学的红灯停绿灯行你们不知道吗?第一,家长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告诉孩子,学校学的乃至书上写的都跟实际生活是相反的;第二,规则规定乃至法律条文都是可以违反践踏的;第三,违反践踏后不会受到制裁,还会得到实惠。而如今,“我爸是李刚”事件的成功运作,更是将禁止醉驾的红灯轻蔑地踩在脚底下,玩弄于股掌中。中国人民为什么习惯于藐视践踏法律道德,顶礼膜拜权力尤其特权,这个小小的陋习就可见一斑。­


23、教师与医生有越来越多的共性堕落。医生从肉体上摧残乃至消灭人,单次单人;教师从心灵(或灵魂)上摧残消灭人,多次多人。过去医生救死扶伤,现在医生不死即伤。过去教师教书育人,现在教师教题人。­


24、“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某某某同学昨天抱着课本回家了,不上了!”一老师下课后回到办公室兴奋地嚷道。同教这个班的老师都很高兴,感觉如释重负。不用问,这个学生绝对是双差生。一个老师对双差生失去爱心,可能是他个人的职业道德水平出了问题;教师集体对双差生失去爱心,视若洪水猛兽,驱之唯恐不及,那绝对是整个教育体制出了严重问题。­


25、暑假学校选派老师宣传,我们一车六人去唐河的双河。路遇一丁字路口,都不知路在何方。恰逢瓢泼大雨,路上难觅行人。隔着水雾腾腾的车窗往外搜寻,终于发现在一站牌下,有一女孩儿举伞站立。车靠过去,带队领导政教主任打开车门,伸出头问路:“你好!往双河是不是从这走?”那女孩不知何时已用手中包挡住脸,没有吭声,只用手中雨伞往前面方向略指一指。主任道谢后关上车门,我们继续前行。一个老师嘟哝:“她指这路对不对呀?可别叫坑住咱们。”有人开始附和。又一老师说:“你不相信人家?人家还提防你哩!人家弄不对还想住你们这几个人是不是真问路哩!””可不是?你看那妮儿吓哩捂住脸,都不敢吭气。”又有人找出证据。车里陷入沉默。是啊,陌生人之间的互相提防不信任已经到了如此真实的地步了,我们的社会还空谈什么和谐?­


26、有一老师教两个班,一个复习生班,一个应届生班。期末考试,两个班都是第一,复习生班正数第一,应届生班倒数第一。这可以证明:一,复习生班谁教都能考好,哪怕是教的最差的老师;二、烂杆儿班谁也教不好,哪怕教的最好的老师。这个老师到底是教的最好,还是教的最差?­


27、“老弟呀,共产党对得起咱呢。我现在调整了工资见月发两千九,一天只用去上半天班。再有两年就退了,美呀。”一位焗过油也难掩鬓角白发的老教师笑眯眯地对我说。我心中略有羡慕,更生悲哀。到底谁对得起谁?谁应该感谢谁?分不清主仆关系甚至还沉醉在“做稳了奴隶”快感中的教师,如何能教出“不愿做奴隶的学生”?­


28、《雪豹》第40集抗战胜利后,周卫国兄弟三人在祭奠烈士陵园。同为团长,国民党的三弟刘志辉说:“来日如果在战场上相见,我绝不向兄长开一枪!”而共产党的周卫国说:“小辉,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出现在战场,但我决不会手软!”国民党的刘志辉还有兄弟情谊,还有人性光辉,还会心慈手软。所以国民党在内战较量中折戟沉沙是必然的。­


29、农运会马上就要在南阳举办了,各项场馆在推土机铲车塔吊的轰隆声中都快起来了。但是,到底是谁来参加农运会?有没有农民甚至农民工?设置的项目是不是农民经常参与的活动甚至是赖以生存的劳动技能?如果都不是,为什么叫农运会?­


30、《蜗居》里的宋子明与《水浒传》里的宋江有不少相似点。第一,宋江字公明,即宋公明,宋子明与其一字之差。第二,宋江任郓城押司,宋子明是市长秘书,两人职位相似。第三、宋江人脉广人缘好,三山五岳的好汉一听说宋江大名,都是纳头便拜,口称大哥。宋子明在被调查期间,几乎所有的被调查者都说宋子明怎么怎么好,没有说他坏话的。难道《蜗居》的作者就是从宋江那儿找的灵感?还是这种能人从古至今就不缺?­


31、苹果属不属于水果?恐怕小学文化以上的都能说上来。因此在语文考试中常见的改病句“苹果和水果”是不能并列的,这种病因叫大小概念并列。那么,我问大家另一个问题,党派属不属于人民?如果属于,为什么“党和人民”就不犯大小概念并列的语法毛病呢?­


32、“日他妈你说今儿俺班那个学生咋恁贱哩?不学习都算了白影响别人,这一堂不停哩说话!气哩我都噘他几回!”­


“俺那娃儿搁幼儿园才上中班,一去接老师都光说他上课话多。你说恁大那娃儿们,学又学不住个啥,你不叫他说个话?这老师咋震事稠?”­


注:以上两句话出自同一人之口,也是我们学校的一位优秀教师。­


33、从政治课本上学到,宪法规定:公民年满十八岁,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今年已经三十四岁了,大学本科文化,无任何违法犯罪记录,这十六年来我没有选过别人,更没有被别人选过。可是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官员、公仆、委员、代表没见空缺一个,那他们是咋当上的?那我这十六年的政治权利被谁悄然剥夺了?而且似乎确凿要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周围的人、我认识的人也都是这种状态。可是政治课本上还说,我们国家是人民真正当家做主的国家。­


34、醉驾入刑,应该是进步吧!善良又天真的人都是这样想的。我在这样也想了之后开始担心,运动式执法的风声过后,它会不会变成一项只针对普通百姓的“法律”?会不会成为搜刮民脂民膏的新途径?­就像《水浒传》里镇关西郑屠强娶、逼债金翠莲却披着合法的外衣——契约,跟今天的许多用人单位与求职者之间的劳动合同一样 ,最终都让打工者成为被法律制裁的对象。


今天一早雨就停了

     今天一早雨就停了。我还以为秋雨绵绵就此拉开雨幕了呢!记得九三年暑假的一个长得不能再长的下午,我一个人搬个小椅坐在我家东屋门口,对着霏霏的霪雨发呆。这一幕至今深深印在我脑海的深处,常常回放,愈加清晰。我当时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现在回家还能找到我当时的硬皮笔记本,化学竞赛一等奖的奖品,我那天写的话是:一年后的今天我会在哪儿?十年后的今天我会在哪儿?当时没有继续追问二十年后,大概是想那是太过遥远的话题,可今天已是十三年后了。那一幕如同就在昨天,一闭眼就在眼前。我当时还把头发乱蓬蓬、衣服脏兮兮、样子傻乎乎的四张照片按时间顺序用浆糊贴在笔记本最后一页上,继续面对满院泥泞漫天雨丝发呆……

不再遗憾

     有件事我遗憾了半年之久,那段时间只要想起就心有不甘,甚至扼腕痛惜。


     那是前年春节过后的一天夜里,毛邀请我们几个朋友去他家里喝酒。在等待炒菜的时候,我和立鹏下了一盘围棋。那时候在学校,就毛我们仨能下围棋,实力相差无几,半斤八两。一有空就凑一块下,互有输赢,很有点自以为高雅的惬意。唉!可惜现在只剩两人能下了,却一年也没空下上一盘。回到与立鹏的那盘纹枰之战上,那天我的状态出奇地好,在中腹围住他的一条超级大龙,他左冲右突,我围追堵截,最终简直围成铜墙铁壁,而他也不能原地做出两个眼来求活。眼见大局已定,胜负已分,他仍然苦苦纠缠,不肯投子。反正菜没炒好,还有俩朋友没来,我也撑着他折腾,还将计就计,顺手牵羊,趁机又围了他一条小龙。随着优势的不断扩大,我的欲望也空前膨胀,所谓被胜利冲昏头脑,我竟然脱先去攻击他下面的一个角,想让他来个全军覆没满盘无活棋。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异想天开欺人太甚呀!果然上帝想让谁灭亡必先让谁疯狂,我竟没算清上面还差一手棋!立鹏敏锐地抓住这万分之一线生机,将小龙做活,并撕破我那几乎铜墙铁壁的唯一一个小缺口,他的超级大龙从鬼门关里转了转回来了!这样我的实地远远不够,接下来我追悔莫及投子认输,整个晚上都揪心,酒也没喝愉快,回家后夜里也翻来覆去睡不安生。


     接下来大约半年我都对他这次超级大逆转耿耿于怀,总想寻找复仇机会。说也奇怪,那以后半年我俩都没机会交手。有一天到校,听到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立鹏在两天前来学校上班的路上,被一辆狂奔的轿的撞进了医院,再也没有醒来……那一盘棋竟然是我俩的最后一盘棋!他太不够哥们儿了,竟不给我翻盘的机会。直到有一次我忍不住讲给另一个朋友听,他调侃说:你就应该叫他赢。你没想想,他要是输了,他念念不忘,说不定哪天夜里回来缠着你下棋哩!说完哈哈大笑。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是啊,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安排,那盘棋命中注定是让他赢,他赢了就能含笑九泉了。他都含笑九泉了,我还遗憾什么呀?­

同室趣谈

                                                       一、任大和党­

    数学老师任某,同室办公,共事多年,昵称任哥,谑呼任大。因勤恳教学,业绩突出,提为段长,专抓初三。事无大小,悉以请之。历史老师某某党,性行淑均,随和近人,众直呼“党”,欣然应允。一日有事,党欲外出,必须请假,去找任大,陈述事由,顺利获批。室人感慨:党有事请假还得必须让人大批准呀。­


                                                         二、毛和春儿­


    语文老师毛某,朋友简称毛。数学老师某某春,友直呼春儿。一日办公室内人声鼎沸,毛在这头连呼几声:“春儿!春儿—”春竟不闻。旁边一人悠悠地说:“大家静一下。听,毛叫春儿哩!”­


                                                          三、­黑姐和“初一”


     数学老师杜某,长,黑,瘦,刀子嘴,豆腐心,人唤黑姐。一日上午,贸贸然入室,滴溜溜乱转,人问:找啥哩?答曰:报纸。又一人说:早没影儿了,拿来都两堂了!黑姐一脸遗憾:咦!那会儿刚拿来,我撒一眼,看见有个新闻标题是“张静初一夜成名”。急住上课哩没往下细瞅,我咋苦想不通哩?你说那个张静她为啥非得初一夜成名,初二初三都晚了?­


                                                         四、老裴和“十佳”


    物理老师裴某,年逾不惑,心宽性坦,多喜与乐,皆呼老裴。兢兢业业,任职组长。


    单位新举措,月月评“十佳”。条件人人够,过程不公开。一旦被评上,照相发一百。头一个月,办公室内,无一人获选,大家波澜不惊,我行我素。第二个月,消息自小道传来:老裴入选。当天下午。“嗨。咱办公室终于有一个人评上十佳了。”“谁呀?”“老裴,刚才说喊住叫去照相哩。”“咋会是他哩?俺这英语组早起老早来,晌午不睡觉,没一人被评上,咋回事?情是对俺们有意见。”“可不是?上次我去请假,主任说只要请假就取消十佳资格,吓哩我赶紧不请了,也没评上。”“哎,老裴来了。刚才教务上打电话来喊你去照相哩。”“照啥相?”“十佳,你咋不知道?装多像?”“真不知道呀。谁说哩?”“咋?难道是江湖传言?”“哈哈。哥不是十佳,哥只是个传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哎,老裴,你手机响了,这回是真的。”“喂——是哩,这一会儿下去,嗯,好好,好。”“咋样老裴,是喊你去照相哩吧。”“嘿嘿。是哩。”“我头一个给你报的信儿,你可得给我分点奖金,哈哈。”“想不到传说成真哩还?”“你从传说走来,十佳是你的奖牌——”


     第二天。“嘿,看你改作业改多勤,咋没给你凭上十佳哩?”“那是因为我正好是第十一名,要是评十一佳肯定有我。哈哈。”“哈哈。”“哎,王老师,你捂住嘴干啥?”“你说这奇不奇怪?昨天还好好哩,也没吃啥上火东西,今早起来牙疼。”“这几天天干。吃点——”“谁那儿有镜子?来来,叫使一下,这咋睡一觉起来左眼光疼里哩,叫我瞅瞅左眼跟右眼有啥不一样。”“左眼跳财。”“不是跳,是疼。”“是不是长角眼的吧?哎,也不像。”“是害红眼吧,也不红——”“哎呀,你看你们俩,老裴不就是得个十佳,看你们俩,牙疼哩牙疼,眼疼哩眼疼。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天。“你那牙疼好没有?”“没有。吃几服药了,还滴着眼药水——”“哈哈,叫老裴给那一百块拿出来,请你一顿都好了。”“对对,叫我这眼疼哩去陪客,别人就别喊了,他们瞅你评个十佳都没反应,说明对你不关注。”“哈哈——”


     第四天。“今个轮谁值日了?”“我 ——我,刚来,这一会就扫。”“哎,老裴,你这评个十佳,也不比别人多干点儿活,你往后给咱办公室值日包了吧。”“对呀,多拿钱就得多干活。我没评上十佳,我要评上我都干,连茶也天天帮大家拎——”“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十佳没有咱。唉,再等一年”“哈哈——”


    第五天。“哎老裴,我咋发现,你们十佳里头,就你一个是男哩,别哩都是女的,是咋回事?”“可不是?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哩,谁知道他们是咋评哩?”“老裴老裴,你是男陪,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相中你这个姓了。哈哈——”“就是,他们评哩时候到底是啥标准,还不胜见月抓一回蛋儿哩,抓不住自认倒霉,无话可说。”“是哩,是哩———”


      “  哈哈哈————”


                                       五、老卢和光肚儿


       数学老师卢某某,精计算,擅狼毫,工丹青,讷言语,拙往来,也打球,偶喝酒。一天夜里,在我那曾经的山墙开门的教师宿舍里,几个男老师打完球对钱喝酒。六个人喝了三瓶光肚玉液——那几年有一种简装的卧龙玉液,四五块钱一瓶,很适合当年我们这些一个月工资二三百,“元月工资五月发,还是听说罢课才早发”的穷老师。这时老卢站起要走,有人说:“老卢,你是不是去拿酒?”另一人说:“你白买那十几块带盒哩哩————”又一人说:“还木喝过老卢哩酒哩————”老卢脸红脖子粗哩站了一会:”嘿嘿,那我————去拿一瓶。”推门出去了。以下均为老卢拎回酒后原话复述:


      我出去到街上,黑咕隆咚哩,都关门了。自有一家,大铁门都锁住了,从小门里往外透出灯光。我过去敲敲门,一个女哩披住衣裳隔住小门问:“要啥哩?”我问她:“光肚儿——有木有?”那女哩吓一跳,感紧张手拽紧衣裳:“啥光肚儿,我还穿住秋裤哩——”


  “哈哈哈哈哈”, 又听见扑通一声凳子倒地,有个老师笑得坐地上了。


                                  六、普哥和手机


            物理老师某某普,曾用名杨某某,金德全等。真实姓名据说姓徐(也可能是许)。长相彪悍,一身横肉。自称每天至少得吃五顿饭,每天早上必喝牛肉汤一碗,羊肉汤一碗,被人戏称为“一身牛羊混合肉”。无论见谁,满脸堆笑。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人唤普哥。特会管理差乱班级,成绩也能考到第一。经典镜头很多,比如上半节课了他还没去,下课铃刚响就有人见他骑着摩托在街上溜达。最常见的镜头就是抱着手机打个不停,无论上下课。后来才知道,在外边生意很多,卖二手车,卖二手手机,介绍工作等。有一次正在办公室教研,手机响了,瞅瞅没接,有老师说;“接吧,你这手机一响,黄金万两。”大家哈哈大笑。另一个老师说:“手机一传,喔——”没了下文。又一知道他曾用名金德全的老师接道:“黄金得全。”